靈氣自然療法 Reiki Healing
自然能量研究中心

聯絡及查詢:

23693228

energy@reiki.com.hk

Whatsapp:55466969

微信:reiki2378

Line:reiki2378

Facebook: 靈氣教室 Lectures on Reiki

九龍荔枝角長順街7號西頓中心1708室

最新課程時間表

第三十一屆大師班

學員分享

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余莉榕 (香港)
從小到大我很害怕自己一個人,做什麼都要人陪伴,要獨自走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對着陌生的人五天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知道覺醒這條路,一定要自己勇敢獨自去走。由初班到高班再到大師班,我用了2年時間去做心理凖備,當中發生很多內心掙扎,業力對抗。回想這五天旅程,所有的經歷,絕對令我畢生難忘,每一個環節讓我深深感受到我的內在、靈魂被感動的感覺、體會到宇宙能量的光所包含的共振、覺醒、無私大愛、謙卑是多麼覺得自己的渺小,也多麼感謝宇宙對自己的愛。
感謝大師班遇到的每一個你,你們也是每一個我,你們的出現反射了很多我的優點缺點出來,的確,這幾天我對自己的了解絕對比從前多,內心也不斷讚嘆Dr. Cheung為何可以準確地將相同頻率的人編在同一房間。認識你們擴闊了我的思維,也擴闊了我的視野,我明白每個人都帶着不同身份來到大師班,卻只有一個共同目的,就是找回靈性之路。感謝Dr. Cheung跟Julia駕駛這輛通往靈性之路的卡車,沿途有你們陪伴並不孤單,感謝自己,感謝宇宙。
Sandy Wong (香港)
感恩宇宙的安排,在人生中一個混沌時期能夠遇到張博士,短短兩個月內完成了初中高班,然後有緣參加大師班。如果沒有這一場及時雨,我當時應該沒有心力去穿越面對的課題,在去年11月就離開香港了。
博士和Julia精心安排的五天課程,每天的學習和體驗都很精彩,在這裡我不"劇透"了,留待將來參加大師班的同道自己去體會。除了課堂上的精彩,更難得的是創建了一個平台讓求道者可以互相切磋。 這五天跟同房/同學/助教的交流,細心觀察下我們都帶有互相的影子,追求的答案仿佛能在別人身上找到,在學習上和人生經歷上都可以分享借鏡,這種共時性絕非偶然,謝謝博士和Julia安排了這個平台,也寄語將來的同學們要好好享受和把握這個學習和交流機會。
總括而言,五天的大師班食得招積,住得舒適,教學出色,真的是招積出色舒適超級超值!
最後再次感恩宇宙的安排,感恩博士和Julia的付出,感恩各位同學助教,感恩自己的選擇參與。
後記:
大師班後一星期仍處於內心的愉悅的狀態,但很快又回歸平靜,也要面對生活的一些問題,不過比較過往內心可以相對平靜地審視選擇。
直覺和靈感明顯提升,情緒低落或身體疲倦時幫自己做靈授或提升靈糧感覺滿血復活。早上出門前先走12經絡再平衡七輪,腰椎歪了的舊患明顯痛感少了。還有很多在這裡先省略,同道若有興趣可再詳細分享。
陶莎 (上海)
認識的幾個師姐、師哥都說大師班前後,很多東西會加快,所以我就等等經歷看看,多感受一下。啟程大師班前,上海罕見冷空氣,且下起了雪,我去看望好友的爺爺,老人一向待我如孫女,但去年自己腿受傷,已有愈半年沒去探望。老爺子看起來與以往無致,甚至思緒表達更顯清晰,只是一再要求我通知幾個他喜歡的晚輩去看他,又對他在外地工作的孫女施壓,要更改確定回滬探望的時間。之後孫女回來,爺爺鄭重的交代了資產並將房產辦理了產權過戶,陪同辦好過戶當天回來,老人過小區大門而不入,硬讓我们搀扶着圍著走了大半圈,去和小區後門的門衛、修理工一一照面,才肯離去。回家路上將自己身後安排妥當,指明身後事會由我來處理。隔兩天說老人失禁,去探望時意識尚清楚,次日再接電話過去,也只有出氣,陪了一小會,漸漸咽了氣。我邊喚著老爺子和他講話,一邊和朋友的父親搭手換了衣服。一個人默默收拾了遺物,分了類,等朋友從異地到家,靈堂的位置已設置停當。
我收拾著老人的遺物,像翻看了一個人的一生,他那堆成“垃圾山”的雜物裏,藏著對奶奶去世的遺憾和對自己親手帶大的孫子的疼愛,以及耳背老人的孤單。我就在這一周多的時間裏,像帶著使命一樣,去探望他,去傳話,去送他。有一天天好,他不好意思的問我,要走了嗎?得到否定的答復後,請我給他修了手、腳指甲,弄完開心得象個孩子,直說舒服。那些天,每天天都冷冽的晴好,與我起初因下雪不放心去探他的日子像季節的首尾一樣,落差太大。我家裏的長輩過身時,最後我都不在身邊,每每病榻前,雖是唯一守護陪伴的晚輩,但待到最後離去,總是在我離開的間隙,我從來沒有這樣送過一個人,前前後後,大家都說意外、突然,只有我從第一天就似乎感應到,似乎只有我做好了準備,內心平靜。
出殯結束的當天,臨時見了另一個尚有兩周待產的朋友,聊天中提到她家至婦產醫院不甚方便,之前醫生也討論過胎位問題,需要剖腹生產,於是建議盡早安排。結果次日淩晨小家夥就急急忙忙的踢了出來,順產,僅40分鐘,就降生了。早上去探望時,孩子已經哭鬧了近兩小時,和朋友聊天,沒兩分鐘就消停了,之後據說一覺睡到了下午四點。急匆匆的來到人世間,他應該是辛苦了。
這兩個人都是知道這次分別,春節後我才會回到上海的。一個想我送,一個想我接吧,我願意這樣自負地想。我是不是有療愈的能力,給人平和安定的力量,對我自己呢?
大師班結束後,提前回了武漢,每天從睜開眼到上床睡覺前,整整兩周,把家裏的每一寸都摸排到,做了清潔整理。從每天和爸爸爭執臉紅,到春節期間,一家出外旅行,在封閉的空間裏,與父母三口人整日相對,悉數安排他們的衣食住行,爭執從最高的峰值到歸於平靜,最後一向挑剔的父親向我“求饒”,說才發現我比他還講究,讓我馬虎點,不要累壞自己。整理的過程,他們生活的細節在我面前一一呈現,爭執、溝通、妥協、達成一致,不斷反復,我們都建立起要對自己更好的意識。而這個我僅住了4年,他們住了10幾年的家,經過這番大掃除,令我更生熱愛與安穩、舒適。
節後回上海,落實自己的一些事,需要與過往供職過的企業恢復聯結,在聯繫的過程中,遇到種種狀況,於是開始了對自己過往數10年的審視。這很有趣,窺視了別人、父母的生活,現在回歸眼前,審視自己,有機會在許久以後,對以往的事和人重新認知,“查漏補缺”。雖然時隔很久,一些人事變遷也令我唏噓不已,很多意外和不順利,但我已經準備,去過去探個究竟,與過去和解,為未來添塊磚。
返回列表